区域

二号人物,恺英迷局隐藏的关键?

字号+ 作者:网络转载 来源:网络转载 2020-07-03 10:53 我要评论( )

近两个月时间,恺英网络股价好不容易冲高50%,公司二号人物、创始人之一的冯显超再次发难。

近两个月时间,恺英网络股价好不容易冲高50%,公司二号人物、创始人之一的冯显超再次发难。

      从6月26至30日,这位冯先生已经引发了两轮对垒:

      第一轮,突发《联合声明》,举报恺英"私自质押、拍卖股票"。恺英公告回应"从未持有、从未干预",董事长金锋也向冯发出律师函称"合法增持、合法披露"。

      第二轮,冯先生热情依旧,火速找律师回函,发起五连问同时,引出娱美德搅局、九翎小股东突然反悔,九翎终止无法推进。

      当周,恺英股价再次跌停。而这番对垒,也突然让过去一年多隐藏在台面之下的纠纷,甚至是恺英过去说不清道不明的"被搞",清楚起来。

      比起恺英网络忙着稳定经营、回购股票等推动股价回升的行为,冯显超除了在公司困难时期袖手旁观,还以二股东身份提出多项反对议案,这次更是高举"举报"大旗,试图威胁恺英,打压股价,摆明了谋求私利。

      可怜投资者眼见着就要拨开迷雾见青天,又被这个二号人物摆了一道。

      反向力量浮出水面

      一个月前,冯显超"阻止恺英推动股价回升"这件事还只是疑似。

      根据5月22日恺英网络发布的公告显示,在2019年的年度股东大会决议中,有持超过3亿股的股东对4项议案(涉及股权激励及融资授权)投出了反对票,有媒体根据股票数量推断投反对票的,是恺英网络目前的第二大股东冯显超及其一致行动人上海圣杯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

      虽然没有影响最终的审议结果,但是反对票也占到了出席这次股东大会有效表决权股份总数的26.9967%。

      此后的6月4日,恺英网络发布公告,上海圣杯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被动减持1.85%占有公司表决权的股份(这应该是质押到期/被强平的股票)。

      当天同时披露董事长金锋本次增持承诺实施了3.86%,从而直接抵消了这次减持的负面影响。

      一边是新班子在努力重整旗鼓,一边是时不时的"捣乱"。当时看只以为是巧合,

      如今结合这两轮对垒里的疑点来看,冯显超意图明显,就是在捣乱,而且此君在这局之外有意思各种小动作还颇多。

      第一轮,据6月26日冯显超方面的《联合声明》称,恺英的"恶"在于在不告知圣杯、骐飞股东的情况下,违法"质押、拍卖"股票。

      但这声明就有几个明显的事实矛盾:

       第一,据恺英、圣杯、骐飞的股权信息显示,恺英网络并未持有圣杯、骐飞股权,这些股权都为个人所有,恺英公司是无权操作的。

      那这个"质押、拍卖"股票的所有人是谁呢?

      据工商资料显示,圣杯投资、骐飞投资作为合伙企业于2014年4月25日由上海恺英部分员工投资设立,其中圣杯投资执行事务合伙人为冯显超(占股权12.81%)、骐飞投资执行事务合伙人为王悦。这也和恺英的回复公告相符。

      先说质押的问题,如果圣杯、骐飞股票被质押,只能是这两家的执行事务合伙人同意,即冯显超、王悦同意。

      如"不知情"属实,也只能是当时的一致行动人王悦质押了冯的股票,和恺英公司、金锋个人沾不上边。(后面会说到王悦和冯显超已经解除了一致行动人的协议,这也同样和恺英公司不沾边)

      第二,再说拍卖。

      据6月23日的上海金融法院裁定书显示,冯显超因所持公司股份发生质押式回购业务违约,被司法强制执行拍卖其所持公司股票。

      此事法院已经裁定,被质押、拍卖的股票,也直指冯显超爆仓。所以冯的"违法"一说,是说法院违法吗?显然站不住脚。

      第三,没有证据但很有趣,此前风波,创始人、一把手王悦及多个股东均未能全身而退,但冯显超可以。

      所以,大家不禁要问:王悦是被谁坑了吗?

      答案不好说,接着看第二轮。

      第1, 是律师声明本身的漏洞。

     6月29日,恺英网络董事长金锋委托律师向"恺甲勇士"发出声明,列出两点有依据的事实:金锋增持恺英股份方式符合《深圳证券交易所交易规则》、多个公告文件显示,金锋履行了增持信息披露义务。

     所以,《联合声明》提到的违法增持、未告知股东增持,均不成立。

     第2天, 冯显超火速委托律师发函回复,但和金锋那边摆事实讲证据的路子不同,这则律师声明,显得极其业余。

     首先,内容上,声明回应恺英所指的冯显超消极管理、阻碍恺英发展的论述,没有实际证据,全靠想当然:

     比如,证明冯显超不是碰瓷上市公司,理由是"恺英是冯显超的孩子,对孩子何来碰瓷一说?"

      证明冯显超不是在恺英困难时离开,消极管理,理由是"他当时成立了新公司,期待孩子能回到正轨"。

      一番感情牌+想当然的"论证"之后,这位律师抛出了五个在股吧被群嘲的问题:

      1.请问董事长金锋是否于2020年6月2日承接了圣杯所有股票;

      2.请问董事长金锋先生,未来一个月骐飞股票的拍卖,董事长金锋及其关联人是否仍然要接票;

      3.请问董事长金锋能够正面回应近期增持股票合法的资金来源;

     4.请问恺英网络此前高价收购的浙江九翎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和浙江盛和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金锋是否是这两家公司的实控人;

      5.请问恺英网络为何拒不归还圣杯法人章;

     对此,股吧有网友直接做了模拟回答:

       加上声明结尾处盖章用的是法律文书章,而非事务所公章,这名疑似"体校毕业"的律师也受到了诸多投资者的关注。

      仔细一查呢,还真如大家所料,且有意外收获。

      据上海恒建律师事务所官方信息显示,这位康欣律师是律所刑事部主管,从业以来参与过百余起刑事案件。

      在经济方面,她尤其擅长非法吸收公众存款、职务侵占一块儿的诉讼,而且在这波对垒之前,就已经当过冯先生的代理律师。

      而上一次提冯显超发声,正是2019年,冯显超主导的P2P公司上海鼎夕金融(快点理财)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被警方抓捕并起诉。

      据当时新闻报道和网友称,有人因为被坑而选择跳楼,家破人亡,在上海风传一时。

      第二点,除了声明本身的不在理,律师背后的P2P黑料,股吧也有投资者指出冯显超此番发难可能是为了打压恺英股价,操纵股价走势。

      据司法拍卖公告显示,冯显超所持有的恺英股票定价日在6月24日,展示价格是近期最高的3.89元,最终拍卖价格,要依据之后到7月29日的实际价格拟定。

      在拍卖公示的第二天,冯发布了《联合声明》,到6月29日恺英再开盘,已经跌停。

      这个曾经不为人熟知的二号人物,已经织起了一整套的阴谋,投资者没想到,作为曾经的创业伙伴、兄弟的王悦可能也没想到。

      所谓二号人物

      恺英网络被人熟知的灵魂人物,是创始人王悦。

      但公司内部都清楚,王悦之外,还有在大学时就与其相识,毕业后也一直共事,之后更是共同创办恺英的二号人物,同时也仍是恺英的二股东,冯显超。

      故事的开始,应该回溯到这个世纪初,2001年,江苏昆山人王悦考上了远在陕西西安的长江大学,学的专业是和他后来从事的互联网行业似乎毫不相关的水文与水资源工程专业。

      大学生涯,应该对王悦来说非常重要,在这四年中,他遇到了后来的合作伙伴陕西榆林人冯显超。也因参加草根站长大会,结识了51.com社区的创始人庞东升。

      2005年,王悦毕业即加入51.com。第二年,冯显超加入了51.com。没有公开的资料显示两者前后加入这家公司有什么直接的因缘际会,但所有人都会认为,冯的加入是王悦的介绍,他们在一起经历了51.com发展壮大的过程。

      或许是受到游戏给社区带来的变现能力的启发,2008年,两位校友一同离职共同创办上海恺英。他们先后在社交网络游戏、网页游戏、手机游戏各个阶段,都压中了风口,推出了《摩天大楼》、《蜀山传奇》、《全民奇迹》等成功产品,

      也因此,在2015年12月借壳泰亚股份,成为国内为数不多的,借壳上市成功的游戏企业。

      上市后的恺英也没有停下脚步,收购浙江盛和给其带来的"蓝月传奇",也是众多"传奇"游戏中的佼佼者。一直到2017年,恺英网络年度营收最高超过31亿,净利润超过16亿。

      接着蓝月传奇的成功,以及对其相关公司浙江盛和以及浙江九翎等几家公司的收购计划,恺英的股价一路上扬到19.27元。

      这期间,王悦被媒体渲染成最受瞩目的80后创业者之一。冯显超虽未如王悦一般被关注,却也担任了地方商会的重要职务,作为恺英的代表到地方上考察,也因此被地方党报报道。

      根据公开资料显示,两位创始人,"也很同步的",接近全额质押了自己所持的股票。

      然而成也传奇,败也传奇。因为版权纠纷,恺英被夹在共有版权的韩国娱美德公司和盛大游戏(已改名盛趣游戏)中间,受困于多方诉讼中,游戏产品也处于被波及的情况中,很可能无法正常运营。

      因此,股价开始一路走低,王悦开始从公司淡出。

      2018年7月,王悦辞任总经理,之后逐步辞任董事长、董事。

      2019年1月,两位创始人的一致行动人协议到期;3月,王悦失联;4月时任公司副总冯显超被调查;5月公告披露王悦因经济罪被公安逮捕;6月,继任总经理陈永聪被逮捕;10月,继任董事长金锋被逮捕。被人评价,"职业经理人,比股东的风险还高"。

      直到2020年1月,恺英公司股价触底达2.34元,相比上述最高价已跌去87.9%。

       彼时算是恺英的至暗时刻,传奇股份纠纷未决,收购标的估值大额受损,计提大量商誉减值……就在此时公司公告冯显超辞职。

       有内部员工称,"冯显超早就不管公司业务了",也与如今恺英的公告吻合。

      阴霾之后

      冯显超辞职之后,恺英重整旗鼓,以全新的班子应对危机和低迷的股价。

      2020年4月,公告计划终止对传奇版权纠纷的主体浙江九翎股份的收购。

      5月,公告韩国对传奇版权纠纷的仲裁,判赔金额远低于之前80亿的预估,同时因为未经过诉讼,仲裁结果未必会实行。而付诸诉讼后,胜诉不用赔偿,败诉需赔金额正常情况下很可能会低于仲裁。

      即使执行,恺英也只需承担已持有的浙江九翎70%的有限责任。一直以来影响恺英最大的纠纷,可以说,"告一段落",因为最差最差的结果,是已知的了,以后只能是更好,这就是所谓的"利空出尽"。

      再加上新任董事长金锋的回购,股价一路上扬,最高达3.88元,涨幅达65.8%。

      恺英股价最重要的利空相关,可能只剩下二股东会做什么了。因为业务层面,即使在至暗时刻的2019年,恺英仍有20.37亿的营收,依然排在游戏行业前列。

      从5月22日股东大会公布的决议情况来看,绝大部分股东持一致意见,二股东冯显超投出的反对票并没有影响最终决策,因此在公司管理、重大决议方面,不会出太大问题。

      6月28日,恺英网络发布公告《关于收到公司5%以上股东执行裁定书的公告》,冯显超持有的3.68%公司股份将被强制拍卖,其股份占比进一步缩小。

      眼看闹剧就要结束,但故事往往就是这样,怕什么来什么。

      过去一周冯显超的几番操作,已经形成了连锁效应。6月26日的《联合声明》后,尽管没什么说服力,但成功地打乱了恺英的重振计划。

      6月29日,根据恺英最新公告显示,上海恺英和浙江欢游再次被娱美德告上上海法庭,要求恺英承担子公司欢游的清偿责任,此前类似的要求已被北京法院驳回。

      6月30日,因九翎小股东突然反悔,股东大会不能召开,原本已经敲定的终止收购九翎计划受阻,其带来的巨大商誉减损仍不能摆脱。

      在恺英和投资者们焦头烂额的同时,据业内消息,冯显超倒是依旧高效的工作着,他又创办了一家新公司,并且传说虽然工作忙,但每天都能按时回家。

      如果说此前"在困难时离开""消极管理""反对公司决策"只是不配合,那这次,这个创办恺英的人,已经实实在在地在阻碍公司发展、伤害一直以来对这支股票保留信心的投资者。

      幸运的是,目前来看,他的手段算不上高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与锐财经网无关。锐财经不对文章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承担全部责任。锐财经网郑重提醒:投资有风险,决策须谨慎。

相关文章
网友点评